重庆大学| 主页焦点| 主页推荐| 网站地图| 使用帮助 RSS 我要投稿

【立足岗位守初心 建功立业担使命】坚持野外科研 三十年他把论文写在冰天雪地

日期 : 2019-07-11
摘要
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表彰先进、弘扬正气、树立榜样,重庆市委教育工委对全市教育系统的先进党组织、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党务工作者进行了表彰,我校5个党组织和9名个人获表彰。今天推出获得“全市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的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蒋兴良。

如果不是2008年南方大面积冰灾的巨大影响,人们很难理解蒋兴良同志科学研究的意义。1985年起,他一直研究“高海拔覆冰极端环境能源电力安全与保障”,一次次探索极端环境与生命禁区,一次次战胜冰风雨雪严寒,经历无数次生死考验,他用执着求实的科学精神,无畏勇敢的探求理念,不断追寻着科学的真谛。三十多年持之以恒坚持一线的野外极端恶劣环境,他不顾个人安危,夙兴夜寐,攻坚克难,建立世界首个能源电力装备安全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取得无数原创科学数据和卓越成果,攻克决西电东送、三峡工程、青藏铁路、特高压输电工程等的许多难题,并在2017年获得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

蒋兴良_meitu_4.jpg

 挑战自然极限 寻求科学真谛

蒋兴良长期在野外进行科学观测与试验研究,六盘水、三峡库区、青藏高原、六盘山、雪峰山等无数冰天雪地留下他翻山越岭的足迹。他用35年的工匠精神、持之以恒的坚持和科学实践,攻克能源电力安全多项重大技术难题,为我国电网安全做出突出贡献,推动我国和世界防冰减灾的科学与技术发展。

蒋兴良自研究生时期就开启了用“高海拔与冰雪”书写人生的历程。他攻读硕士研究生时,参与了国内第一个人工气候室建设,是我国第一个研究电网覆冰的研究生;1988年毕业即参加“七五”攻关《重冰区输电线路覆冰及其防护》研究,连续4个春节在贵州六盘水海拔2800m的冰天雪地试验,研究成果获电力工业部和北京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1995至1998年,他走遍鄂西、渝东南崇山峻岭,考察研究三峡库区线路覆冰形成及规律,提出三峡电站送出工程的综合防冰方法,成果获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3年,携带几十吨装备,他连续4年在青藏高原的生命禁区开展野外科学试验。2005年8月,把怀孕七个月的妻子送往湖南农村妹妹家,他自己赶往青藏高原。11月妻子生产的第二天早晨,他又赶往实验现场。在缺氧60%、海拔5100米的风火山,只能用喷灯和高压锅煮方便面维持生计,他与师生通过长期的不断探索,取得了国际上至今没人超越的宝贵原创科学数据,解决了青藏铁路隧道设计、高原供电工程等多项世界性难题,成果获200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成为重大工程建设的数据支撑。

长期忍耐病痛折磨 持之以恒创建野外科研基地

2008年春节,南方发生大面积冰灾,当时全国只有他一直在坚持研究覆冰。他拄着拐杖,忍受腰腿的剧烈疼痛,实地考察重庆、湖南、贵州、江西等10省(市)冰灾严重的现场,因地制宜提出解决方案,为电网恢复做出了重大贡献。

青藏高原上_meitu_2.jpg

2008年3月,为深入观测研究野外自然覆冰规律及其导致灾害的机制,防止电网再次发生大面积冰灾,历时半年他带病全面调查了全国17省(市)覆冰现场,最后选择最具代表性、覆冰最严重的湖南雪峰山建立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

他兼作民工与教授,亲自挖方撬石、砌砖粉墙、立塔架线、安装调试,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野外基地,夏天在紫外高温下建设,冬天在寒风冻雨中试验,经过10年时间创建了国际上第一个“能源装备安全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探索研究数十种除冰和防冰方法,获取大量真实的原始科学数据,揭示覆冰及其导致灾害的规律和电网融冰的规律,提出电网大面积冰灾防御的方法,研发世界首套电网覆冰预报预警系统和大电流融冰装置,取得国际上领先的突破性创新成果并在全国推广应用,取得巨大社会经济效益,成果获201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覆冰观测的最佳时间是冬末春初,春节也在其中。在野外基地建设与观测的11年里,妻儿在野外基地陪伴他8个春节,老父亲85岁故去前的二个春节只能在野外基地与他们团聚。

2009年春节是第一个野外覆冰试验季节,基地初建,设施不全、准备不足,冰雪封阻山路。睡在狂风肆虐、嘎吱欲裂的板房里,垫三层盖三层棉絮仍感觉不到暖意,天花板凝结的水汽再次回落口鼻无法入睡;早晨起来储水全部冻结,方便面就着冰雪,他们在野外基地度过了终生难忘的春节七天。

蒋兴良多次面临生死考验。2011年11月19日,那天他开车带了几位师生从野外基地下山购买粮油,有段下坡路看起来冰层不厚,他让老师同学下车后试探着将车开过去。车子滑入冰面,脚刹、手刹、方向全部失灵,车子失控,车外师生惊恐尖叫。前面50米就是悬崖,危急中他打开车门准备弃车逃命,突然,后排传来“爸爸,你干啥?”,6岁的儿子还在车里!他来不及关车门,紧抓方向盘使劲往山头方向拉,急速踩刹车、拉手刹,车子终于在翻下悬崖前停住,他瘫坐雪地久久无法站立,是悬崖边的一颗松树救了他父子的命,茂密的松针遮挡了冻雨,一个半径20cm的无冰区使车子右前轮吃力停住。

勇于奉献牺牲 争做“创新争先”模范

常年野外湿冷与艰苦环境的高强度作业,使原本精壮的蒋兴良骨瘦如柴。早在2005年夏天在青藏高原做试验时,他就左腿麻木、肋骨开始疼痛。但一心扑在科学研究上的他,没有抽出时间到医院检查,一直坚持与抗争到2015年9月几乎瘫痪,住院检查才发现胸背脊柱脊椎管瘤。主治医生警告他:“再过半年不做手术,下半身不可逆转瘫痪”,“瘤子离心脏很近,又被挤进脊椎缝隙,手术难度很大”。经过五个半小时的手术,虽成功切除瘤子但损伤了脊椎神经,遗留严重的腰背脉冲刺激与周期移动的神经疼痛,昼夜不停的疼痛折磨他至今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术后医嘱休息三个月,55岁的他一个月后就赶往雪峰山野外基地。

WechatIMG967_meitu_10.jpg

2018年春节,他再次把妻儿哄到野外基地协助他。正月初一上午9点,他正在布置“绝缘子覆冰闪络特性”试品,大风中一片绝缘子突然从试验架脱落砸在他头上,条件反射他用手一挡,左手和脑袋血流如注,在场试验人员惊呆不知所以,听到悲怆喊叫声的妻子跑来才把他弄回房间,没有急救药品,只能用烧酒清洗头手伤口、用草木灰止住流血。送他去医院,他不肯下山。伤痛与疲惫侵扰,他一睡12小时,当晚十点醒来继续参加试验。能以自己持之以恒的科学研究抑制冰冻雨雪灾害,他就很满足。

长期的疼痛折磨没有阻止蒋兴良在野外基地建设和科学研究的全身心投入,他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把科技成果用于国家复兴”的优秀野外科技工作者。


阅读 : 0
相关热词搜索 : 蒋兴良优秀党务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