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 旧版新闻网| 网站地图| 使用帮助 RSS 我要投稿

电气工程学院三下乡团队调研黔江区土家十三寨山歌文化

日期 : 2017-07-20
摘要
位于黔江区小南海的土家十三寨被翠山环绕,风景秀美,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最美的土家原生态集居带。来自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暑期“三下乡”团队的志愿者们对其独特的山歌文化展开了调研。

“武陵十三寨,逍遥凡尘外”,位于黔江区小南海的土家十三寨被翠山环绕,风景秀美,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最美的土家原生态集居带。善良好客的土家族人世代居住在这里,十三寨,寨寨有特色,寨寨有风情。

“要你一根金簪子干啥子?”

“插在妹头上,行路又好看,做客有人瞧,我的干妹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等细看“何家寨”吊脚楼秀丽的风貌,来自重庆大学暑期“三下乡”团队的志愿者们一下车便被清亮的歌声吸引了全部注意。7月18日下午3时,志愿者们走进十三寨山歌起源地——何家寨,探寻土家族山歌的魅力。在舒大哥的带领下,志愿者一行在寨子中找到了山歌唱得正酣的工作人员。

“你这看起来活像是寨主一样”,舒大哥对正中的唱歌女子调侃到。只见一身华丽的石榴红褶裙,饰以纷繁图案,一位女子正动情歌唱。她便是这“山歌寨”的一把好手,李平老师。

图一.JPG

志愿者们的到来,让屋内工作人员唱歌的热情不减反增,一首接一首山歌让志愿者们一饱耳福,从“后坝情歌”的曲折婉转,到男女对唱“戏情歌”的轻巧打趣,几首歌的时间,志愿者们已经被当地土家族山歌文化感染。

“既然大家听得这么享受,不如加入我们,找个同学来学一学!”现场的何福老师提出建议。此时,土家族的志愿者屈宸辰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与工作人员对唱起“六口茶”来:

“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噻)在家不在家”

“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妈(噻)已经八十八”

图二.JPG

一问一答之间,志愿者亲身体验到了山歌的独特魅力。欢歌笑语之后,志愿者感到意犹未尽,问及土家山歌的渊源,工作人员表示楼上有位田奶奶可是更有资格解答这个问题!

“远房贵客来这里,都是来看好风景……” 何家寨第五代土家族山歌传人田桂香老人站在自己的客栈门口,唱着一曲山歌迎接志愿者们。2015年,田桂香和老伴儿将自己的老宅翻盖装修,建立起这家客栈,随着近几年十三寨名气愈发的响亮,田桂香老人的小客栈的收入也开始稳定起来,黔江区政府为了鼓励寨民自兴建设农家乐推进当地旅游产业成长成熟,根据相应标准给予了田桂香老人一定的补贴。据了解,何家寨共有21名工作人员,每天3个人轮守唱山歌,正好一个星期为周期。景区由政府征地筹建。何家寨周边有十余户人家,除了以唱山歌为工作,还在附近筹建农家乐,创收增收,发展旅游经济。“以前啊,年轻人就是到外面打工。老人家在家看小孩,种一点地嘛。”工作人员说道,“现在好了,在家门口就可以就业,一家团聚,工作环境也比以前好。”

作为何家寨第五代土家族山歌传人,黔江文管局每年会给田桂香老人发放6000块钱的补贴,说到这里,老人扬一扬头,手一摆,信口唱起:“我们这山歌好唱,我笑口常开哦。”

从记事起,田桂香老人就开始跟寨子里的老一辈学唱山歌,“也就是悄悄地学,不敢唱,都藏在心里,”田桂香老人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感慨道,“一是姑娘家不好意思唱这种情歌,二是当时封建嘛,不要女孩子这么高调的。”老人告诉志愿者,山歌里不只有故事,也蕴含着社会的变化,老人眼睛一亮:“欸,你们来听听这首歌。”她清清嗓子唱道:“王家二姑娘,坐在绣楼上,绣花做衣裳,心里愁惶惶。”“这首歌,讲的就是二姑娘困在家里,恋爱不自由。以前我们想把亲家结上,不管面有没有见上,就求个门当户对。但看看现在,不都是恋爱自由,自己先得看上。这封建思想都被扫干净了,拿唱山歌来讲,我现在想唱就唱,莫得那么多担心。”田桂香老人欣慰的说。

图三.JPG

48岁,田桂香才开始“喽起唱”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山歌,“干活的时候唱,种地的时候唱,也有别人来听我唱,不管是谁,肯听我就高兴唱,有些电视台、报社来采访,我就唱得多些,就想着把这山歌唱得久点,唱得广点,扯起嗓子也要唱到山沟沟外头去。”田桂香老人说到最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你们现在喜欢的这些流行歌曲我还不是听过,还有那些什么唱歌节目、选秀节目,我偏偏还是喜欢唱山歌,我也是个不服输的‘超级女声’嘞!”老人这番话把志愿者和随行的工作人员都逗笑了,他们都被老人的乐观和坚持打动。老人这一唱,就唱到66岁。
    当问及山歌的传承时,老人自豪地说:“我还是教出来几个徒弟的哩!” “李平,就是我这两年收的两个学生之一。平时他们在下面唱,我就在上面听,我偏偏就要‘挑’。”说起授徒,慈祥的田奶奶突然傲娇起来。“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地教。有段时间我喉咙都教哑了。” 土家族山歌的魅力在于变化多端,能随地点和劳作环境变换曲目曲调,歌词也会随着场合地点改变。“比如说这个‘送郎歌’,我在荷花池我就唱荷花,我在桂树林下面就唱桂花儿。要能够变,灵活!”老人认真地向志愿者讲解,“这些初学者啊,肚子里面曲调不够,变不动!”看来山歌的传承还任重道远。

欢声笑语间,时光飞逝,志愿者不得不离开“山歌寨”。远望田奶奶送别的目光,土家山歌的各式旋律已然深深地印刻在志愿者心中。可以说,政府的扶持为土家族山歌等民俗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动力,悠扬的歌声里有质朴的人情,有历史的传承,更少不了时代的进步。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歌声风韵,山高水长。

图四.jpg

阅读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