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 主页焦点| 主页推荐| 网站地图| 使用帮助 RSS 我要投稿

【重庆日报】大学生公益组织创立者谷旭阳: 创办唯爱公益 帮扶特教学生

重庆日报作者 : 颜若雯

阅读 : 0
摘要
唯希望与爱不可辜负 谷旭阳,男,1997年生,重庆大学大四学生,唯爱公益创始人。唯爱公益的主要帮扶对象为特教学生、留守儿童和农村困难群众。唯爱公益主要通过网络直播和现场义卖等形式,推广特教学生、困难群众制作的手工艺品,帮助有一技之长的残障人士取得收入,让他们实现有尊严有质量的生活。

a8f26420-6507-4776-b6a8-52110f7fca27_副本.jpg

谷旭阳(右二)与团队成员一起走访慰问特教学生。受访者供图

“爷爷,我明天就回家了。”8月10日,重庆大学大四学生谷旭阳接到爷爷从湖南邵阳打来的电话。暑假过去一半,他仍然留在学校为自己的公益事业奔波忙碌。

如今,谷旭阳创办的唯爱公益已经在网络上拥有超过100万名粉丝,一年多来,唯爱公益与全国28所特教学校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组织了85场义卖活动,帮助特教学生售出手工作品3916件,所得的126万元收入全部返还给特教学校。

母亲言传身教自幼立志投身公益

唯希望与爱不可辜负——这是谷旭阳的座右铭,他把这句温暖的话语进行提炼,创办了唯爱公益。

谷旭阳的母亲是湖南邵阳一所特教学校的手语老师,他幼时的玩伴,很多都是残疾孩子。“我的妈妈有很多孩子,我只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个。” 在谷旭阳的印象中,母亲的声音一直是嘶哑的。特教学校的学生大多来自农民家庭,父母无法给予好的教育,他的妈妈便承担起了责任。

母亲的言传身教让谷旭阳产生了一种炙热的信念,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接过母亲手中的接力棒,继续帮助特教学生。

考入重庆大学之后,喜爱科技产品的谷旭阳常常在网上发布科技新产品的体验视频。三年前,小米发布第一代手环产品,谷旭阳成为第一批“抢”到产品的幸运儿,他激动地拍摄了产品测评视频,传到网上后,收获了第一批粉丝。

此后,谷旭阳以自媒体运营者的身份开始与许多国产手机厂商合作,持续在网上发布产品测评视频,为新产品进行推广。到去年,他运营的“美丽科技”自媒体已经拥有100多万粉丝。

首场公益活动义卖收入十万余元

去年年初,谷旭阳随妈妈到上海参加东方卫视《诗书中华》栏目的录制,妈妈特教手语老师的身份收获了不少关注和称赞。回家后,看到观众们源源不断地为母亲点赞留言,谷旭阳内心深受触动,他想起了“美丽科技”的上百万粉丝。

“人气即资源,也许我这个有人气的大学生也能做公益。”谷旭阳与妈妈商量后,发动亲朋好友一起成立了“唯爱公益”。

去年暑假,谷旭阳在妈妈任职的学校组织了第一场公益活动。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自家亲戚六七人,从五湖四海赶到湖南邵阳,现场架起手机开始直播,在网上吆喝售卖特教学生的手工作品。

2个多小时的直播很成功,唯爱公益卖出了100多件作品,收入10万余元。谷旭阳亲手转账,把所得收入悉数交给了校长。“这么大笔钱,能帮孩子们做不少事了!”转账时,谷旭阳的手有些颤抖,师生们十分感动,谷旭阳自己也激动万分。

创新公益形式曾遭遇质疑

在邵阳收获了成功,回到校园,谷旭阳尝试在重庆也把义卖活动办起来。

谷旭阳把想法告诉了校团委,很快得到了资金支持,同学们听说这个公益项目也纷纷加入,谷旭阳的唯爱公益逐渐壮大,有了40多名成员。

组织一场义卖直播活动,投入的精力不小。谷旭阳回忆,曾经为前往石柱特教学校,团队成员们早上4点就起床,6点抵达校园开始做准备。

并不是每一场公益活动都一帆风顺。在联系特教学校时,谷旭阳也曾遭遇不信任、被拒绝。为此,谷旭阳跑了好几家科技企业,最终带着给孩子们的礼物,才收获师生好感,赢得长期合作关系。

现场直播义卖之外,唯爱公益也尝试过新的公益形式。此前,谷旭阳联合多所特教学校共同拍摄学生手工作品,制作成手机背景图,试图以每幅一元的价格出售。

“我对这种形式报以很大期待,还曾夸下海口,产品上架第一天就能筹得善款上百万元。”谷旭阳说,团队成员辛苦熬了3天夜,完成了拍摄作品的后期制作。然而,产品上架的第一天,仅仅筹得100多元,其中还不乏身边亲友的“友情赞助”。更令人失望的是,后台收到了许多质疑,网友对善款用途表达了不信任,“这一度让我非常消沉”。

探索建立“高校+特教+政府”长效公益模式

过程虽有曲折,但谷旭阳收获的,更多是鼓励和感动。

今年,谷旭阳带着“唯爱公益”参加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在科技含量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仍然夺得重庆赛区金奖。参赛演讲时,谷旭阳感受到台下评委关切信任的目光,更让他确信自己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目前,唯爱公益与全国28所特教学校保持联系,拥有志愿者1000多名,其中重庆大学学生约400名。一年半来,唯爱公益组织了85场义卖活动,帮助特教学生售出手工作品3916件,所得的126万元收入全部返还给特教学校。

谈及成绩,谷旭阳的脸上除了欣喜,还有些迷茫。“数据看起来挺好的,但我深知,自己做得远远不够。”谷旭阳说,志愿者虽多,但真正能独当一面的核心成员只有十来个。

“我们不可能一直靠捐款和直播平台分成维持,学弟学妹们总有一天会毕业。”今年,谷旭阳已经大四,即将毕业的他不再像过去一样能将大部分时间精力投入到公益事业,他开始尝试一些更加可持续、专业化的公益形式,但还不太成功。

谷旭阳认为,唯爱公益的帮扶重点应该一直在特教师生上,他计划建立一种“高校+特教+政府”三方位参与的公益模式,首先就需要注册成立一个社会组织,但跑了几趟,仍然差些手续。

“过去,校团委和学生身份为我们做公益提供了太多帮助。”现在,谷旭阳开始强迫自己从过去的“保护”中走出来,努力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职业公益人。

来源:重庆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 :